懒虫_(:3」∠)_

学业忙,有空发
我爱飒马啊!!!!
偶尔瑞金嘉金

【安雷】懒虫生贺-校服-

十七啊!!!!爱你!!!

十柒い:

非常非常非常短……本来这周是打算赶很多稿子的但是我下周要考试了……下周考完我还是一条好汉!!


其实本来想给懒虫写薰飒,但是怕我掌握不好,又因为时间关系……等我有空我一定会给懒虫补一篇长的!懒虫生日快乐@懒虫_(:3」∠)_ 兔子窝今天也超爱里!


校园pa安雷only











毕业了。



雷狮趴在桌子上歪着脸去看安迷修,他正在收他的笔,笔尖都写得驳白了,他吹一口气把笔屑碎碎落落扫进塑料袋子里扎紧,然后走向走廊满满当当冒了个尖的垃圾桶。



「大家在我的衣服上签个名吧。」雷狮打了个哈欠,睡眼惺忪的换了个姿势,在不小心买大的校服里连手指都被包裹得严严实实,他从温暖里勉强露出半张脸。安迷修把自己的校服解下来,他的校服总是干干净净的,洗得白软,还有一点漂白剂的香味。




安迷修是个好班长,也是个人缘好的班长。他如此的举动让班上压抑的气氛缓解了许多,但反也把现实的刺扎深了。同学们拿起笔嘈杂的拥过来,在安迷修干净的校服背后写上祝福和自己的名字。




「我也要写吗?」看着安迷修笑着送走了其他同学直到原本热闹沸腾的教室只剩下安迷修和自己的呼吸声,雷狮直起身子,明知故问。




安迷修点点头:「我借你笔。」




没有拒绝,雷狮从安迷修温热的手心里接了那支笔,安迷修将校服翻了个面,说:「后面没有位置了,你写这里吧?」




雷狮挑了挑眉毛,他说:「好啊。」



其实本来就想写这里的,他雷狮明知故问,那安迷修也无非就是个心照不宣。



他在第二颗扣子的旁边写下自己的名字,这校服自己可真是熟悉,做同桌的时候自己趴在这件校服上睡过,生病在医务室发烧的时候这件校服挂在看护椅的椅背上,似乎他高中的三年都和这件校服离得很近,和那个人也是。




「第二颗。」安迷修轻声重复。




「对啊。」雷狮把笔盖上懒懒散散的还给他然后露出笑意:「这可是我能找到的,离心脏最近的地方了。」





评论(2)

热度(60)

  1. 懒虫_(:3」∠)_十柒い 转载了此文字
    十七啊!!!!爱你!!!